网上兼职岗

学生暑期兼职薪资普遍低于最低标准

兼职类别:兼职专题
外卖员、服务员、下单员……伴随着暑期来临,学生兼职也越来越热。不过,近期本报不断接到学子们的来电,反映自身劳动权益受到侵害,其中的热点聚焦在薪资待遇和高温福利方面。本报记者调查沪上多家连锁餐饮单位发现,与上海市小时工最低工资标准相比,这些企业给予暑期学生兼职岗位的待遇普遍不足,最低的甚至相差三分之一,至于高温费等,更是被企业“避而不谈”。
  小时薪资:最低甚至不到9元
  烈日下,巴贝拉的送餐员小蔡满头大汗地从车上跳了下来,拎起背包就朝着大堂跑去。正值中午时分,餐厅里有着大批外卖等着他去送,让这个小伙子顾不上喘口气。
  作为一名大学生,小蔡选择在暑假期间做一份兼职,为的就是能增加一份收入。不过,当他入职后,却产生了不小的疑惑,原因就在于岗位的薪资待遇上。作为一名外卖的“见习骑手”,小蔡每个小时工资9元,而他查阅相关法律规定发现,上海市劳动者小时最低工资标准早已调整为12.5元,“怎么会少了这么多呢?”
  类似的困惑,同样也存在于一大批申城暑期兼职的学生内心。
  根据这些学子提供的线索,本报记者对包括巴贝拉、永和大王、棒约翰等一批知名连锁餐饮机构进行了一番暗访,发现这种“短斤缺两”普遍存在,成为行业中公开的现象。
  在武宁路“我格广场”的棒约翰比萨店,该店领班告诉记者,每小时薪资9.3元,除此之外没有其它补贴,餐饭也要自备,外卖员每送一单能另得1元的提成。
  在永和大王亚新广场店,同样也是以小时计工资,时薪8.8元,如果一天连续工作满4小时,餐厅可以提供一份工作餐。而在位于环球世界大厦的巴贝拉餐厅内,领班在请示过上级以后,称小时薪资为8.7元,月工作量超过163小时的部分才计以1.5倍。同为巴贝拉成山路店的店长则表示,如果只是从事外送服务,每天工作4小时,单小时薪资为9元。
  从这些调查可以看出,与上海市小时工的最低工资标准相比,这些连锁企业给予学生暑期兼职工的待遇都达不到“及格线”,最多甚至能相差近三分之一。
  高温福利:根本无从谈起
  记者调查发现,除了薪资之外,暑期学生兼职的高温福利待遇等也是无从提起。
  “从来没说过有高温费。”小蔡告诉记者,在他的待遇中,只有所谓的业务提成,也就是视数量多少,每送出一单,可以提成0.5元至1元。
  而永和大王门店的相关人士则明确拒绝了“高温费”一说,“我们的服务员都是在餐厅内工作,有空调,不可能再给高温费了。”
  自我维权:
  非劳动关系遭遇难题
  “工资少,福利无,我们岂非成为企业的廉价劳动力?”在采访中,不少学生表达了这样的观点。而让他们不解的是,当去所在地区的劳动部门投诉维权时,这些学生却遭到了拒绝,原因是“非劳动关系”。一位劳动监察部门的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上海市小时最低工资标准12.5元是针对“劳动者”做出的规定,由于我国现阶段劳动法律法规只调整因就业而形成的劳动关系。大学生身份特殊,做兼职、暑期工或实习,与用人单位之间形成的是劳务关系,而非劳动关系。因此,在校大学生打工无法得到劳动法律保护,也就不适用最低工资标准。如果学生觉得自身权益受到侵害,可通过民事诉讼予以解决。
  “为了这几百元钱,谁会劳心费力打官司?”几乎所有接受采访的学生均表示,虽然感觉企业的做法不合理,但还是不得不“忍气吞声”。
  明明付出同样的劳动,却因为不是“劳动者”而无法享受“同工同酬”。这成了学生暑期工心中的痛,也成为一部分企业低成本用工的“合法理由”。谁来为这批日益庞大的群体“撑腰”,保障其利益得到实现?本报将会继续关注这一话题,如果有读者遇到类似的问题,也欢迎您来电反映。
发布时间:2019-04-13 点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