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兼职岗

大学校园里,大学生们为什么喜欢做兼职?

兼职类别:兼职专题
做家教、发传单、当服务员……或是为了提升社会经验,或是为了赚取生活费,或是为将来的就业做准备,在大学校园里,利用课余时间做兼职的学生不在少数,兼职也已成为大学生活的一部分。
  “我们一个班里,大半同学在做着各式各样的兼职。”丽水学院环艺专业的大二学生翁霖琰告诉记者。记者走访调查了丽水学院与丽水职业技术学院,发现兼职的大学生还真不少。
兼职后,生活更滋润了
  每天下午一下课,黄灿飞收拾好东西后就赶往位于市区解放街的沃尔玛超市,开始近5个半小时的兼职。
  黄灿飞是丽水职业技术学院数控技术专业的一名大三学生。进入大学,黄灿飞就有做兼职的打算,但由于大一还得上晚自习,黄灿飞不得不放弃了这个想法。到了大二以后,晚自习取消了,学习之余,黄灿飞有了做兼职的时间。他和几个同学一起,来到市区沃尔玛超市,通过面试后,正式开始了兼职生活。
  “刚开始上班时,觉得挺新鲜的,什么都是初次接触。”黄灿飞说,“在沃尔玛,工作强度不是很高,对第二天的课没有多大影响。”
  这份兼职工作黄灿飞从大二做到了大三,时薪也从9.7元涨到了10.5元,这让黄灿飞的生活滋润了不少。“每周5个工作日内,上班4天休息1天,加上周末是整天上班的,一个月下来能挣一笔不少的钱。”黄灿飞腼腆地笑道,“虽说父母每个月就已经给了一笔生活费,可我一直想利用兼职攒些钱,和同学出去旅游。”
  一年多的兼职经验,也让这个90后男孩更加独立。“兼职接触到各种各样的顾客,涨了不少见识,用自己的双手赚来的钱花起来也特别舒心。”黄灿飞笑着说。
  和黄灿飞抱有同样想法的大学生还不少。来自丽水学院生物制药专业的陆秋琴,这个学期开学后就开始当起了两个孩子的家教老师。
  陆秋琴说,经同学介绍,她得到了这份工作,2个月下来,她和孩子们的相处也变得十分融洽。“小孩子刚开始脾气比较大,对于学习也不是很感兴趣,辅导他们做作业需要很强的耐心,不过渐渐地,他们也变得乖顺起来。”陆秋琴说,“昨天,上小学五年级的那个孩子的妈妈,还和我说学校老师都夸他乖了很多,成绩也有了明显的进步呢。”
  做家教兼职让陆秋琴有了一笔不少的收入。陆秋琴说,每天一般有六七十块钱,一个月下来也有千余元。“有时候上完课觉得很累,不想去做家教,可想想可以拿到报酬,觉得还是很开心的。自从接了家教,生活费充裕了不少呢,很多之前想买却没买的衣服都可以下手啦。”
  兼职后,社会经验足了
  刚上大二的黄煜,已经是校园内一家主题茶座的店长了。“布丁、龟苓膏等甜点,还有奶茶,这些都是我‘接管’这家店之后新加入菜单的呢。虽说老板都不常来,但我觉得要做就要做到最好,这样对得起顾客,也对得起自己。”黄煜谈起店里的事,一下子打开了话匣子。
  黄煜来自山西大同,是丽水学院生物制药专业大二学生。“来这做店长也是机缘巧合,刚好认识老板娘,店里也在招店长,我就毛遂自荐了。”黄煜和记者说起缘由。
  当了店长后,黄煜的生活有了很大的变化。茶座成了她的根据地,一有时间,她就会到店里打扫打扫,招呼顾客,这里也是她看书学习的地方。“茶座安安静静的,很适合学习,又能看着店。”黄煜笑着说。
  黄煜觉得,在当店长的短短几个月时间里,她收获到的是课本中学不到的宝贵经验。“在这我认识了很多人,学会怎样和大家更好地相处。更重要的是我有了更强的责任心,不管是学习、工作,还是生活,责任心都是不可缺少的。”
  家教、发传单、话务员……来自遂昌的周慧慧,进入大学不到两年时间就做过了四五种兼职。和黄煜一样,在周慧慧的眼里,兼职能够锻炼自己的能力,积累社会经验,可以为将来的就业做些准备。
  周慧慧是丽水职业技术学院国贸专业的大二学生,只要有好的兼职机会,她就会努力把握。“因为考虑到学习,所以我做的大部分兼职都是短期的,例如家教。”周慧慧说,“家教的时间是比较适合我的,是在下午四点半到晚上八九点,对女孩子来说这个时间点也相对安全。”
  说话间,周慧慧还接到了让她去兼职的电话。“兼职钱赚得不多,还要牺牲仅有的休息时间,可我还是想通过兼职让自己成长。就像在做话务员时,可能会碰到一些麻烦事,可我还是仍然要耐心地回答问题,因为这就是我的工作,我得为它负责。”周慧慧还是想继续兼职下去。
  兼职后,父母负担轻了
  兼职给大学生们带来了社会历练和人生经验,也带来了不少收入,这些收入对于一些兼职大学生来说是生活费以外的额外“补贴”,而对于一部分兼职大学生来说却是所有生活费。
  范斌花来自福建南平,是丽水职业技术学院会计专业的大二学生。今年暑假,范斌花留在丽水,在校招生办兼了一个月职。“每天能有50元钱的补贴,一个月下来能够攒下不少钱呢。”这是她的想法。
  在校招生办兼职时,范斌花主要做的是招生咨询、投档、回复微信留言等工作,“这些工作其实也不会太辛苦,我也变得开朗了很多。以前的我还是有点胆小的,现在与人相处起来自在多了,碰到陌生人也能勇敢地和他们打招呼,最主要是有一笔不小的收入。”范斌花腼腆地说。
  对于懂事的范斌花来说,兼职对于她的意义更加重要——不想让父母再担心自己,减轻他们的负担。
  范斌花原本家境就不富裕,学费也是国家助学贷款贷来的,而今年父亲的病又让这个家的担子更重了。“父亲由于慢性肾功能衰竭,前段时间住进了南京军区福州总医院,短短一个多星期已经花了一万多元医疗费。”
  每次和妈妈打电话,范斌花只觉得心疼。“妈妈本来身体就不好,觉得她真的太累了。”范斌花哽咽道,“而每次和爸爸打电话,他总会透露出不想继续医治的念头,总是说对不起我们一家子。”
  家里的困境让范斌花更加坚定要继续做兼职的决心。“实在开不了口向父母要生活费,暑假兼职的钱,加上现在在校内一个快递服务点做兼职挣的钱,生活费还是够的。”
发布时间:2019-02-27 点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