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兼职岗

大学生兼职免费送手机?大学美女坠兼职陷阱

兼职类别:兼职专题
  
一家公司,以做电子产品的校园代理为名,让学生以分期付款的方式先购买一部手机,宣称招一个代理或者认真做日报,每月有500元的底薪。  
让这些兼职的学生没有想到的是,这居然是一个噩梦的开始……  
大学生兼职免费送手机?  
疑点重重满是套路  
杨玉玉从进入大学开始,就想着找份兼职,今年四月的一天,他收到了学生兼职群里“招学生兼职代理免费送手机不以任何形式收取费用”的消息。  
一份“兼职”  
让花季女生声名狼藉  
10月12日,是刚过19岁生日的李玉玉人生中最黑暗的一天。下午5点多,结束医院的实习工作,她正要回自己租住的地方,突然接到爸爸打来的电话:“你怎么欠了别人钱?那人说话可难听!”  
她听出了爸爸的生气,赶忙安慰了几句:“别生气了,这种诈骗电话可多了。”没想到晚上8点多,爸爸又打来了电话,这次他的语气充满了愤怒:“人家给我发了信息,把你照片都发网上了,我已经报警了!”  
李玉玉的信息被人恶意发到网上  
李玉玉这才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收到爸爸转发过来的信息:“你女儿欠我的钱什么时候还?我姓惠。”还有一条彩信,是一张贴吧的截图,并说“让全学校都认识这个不要脸的骚货”。  
她赶紧打开了学校的贴吧,第一条就是她。有人贴出了她拿着身份证的照片,又用爸爸的名义发了帖子,说女儿欠债不还,现出卖女儿和妻子的身体……帖子上不堪入目的污言秽语让李玉玉不知所措。紧接着,不断有同学打来电话,李玉玉颤抖地一个个解释那是骗子……  
今年4月底,隔壁宿舍的女生在做创途兼职代理送工作手机,听说李玉玉一直在找兼职就介绍她也干。李玉玉家里条件不好,弟弟刚上五年级,全家就靠妈妈在服装店打工一个月1000多块钱的收入生活。  
校园贷宣传海报  
听到有稳定的兼职可以做,而且工作内容就像做微商一样推销产品,她没想太多就同意做了,拿到了一部公司给的苹果6s。可是回到家,妈妈却不愿她做,她只好跟当时审核资料的“冒姐”说要退。好说歹说,“冒姐”根本不理她。李玉玉心想,那就把手机给她寄回去吧,可一看当时的快递单,只有收件地址没有寄件地址,寄件人也只有一个“冒”字。  
那时,李玉玉刚开始实习,每天从早忙到晚,一条“惠分期”发来的催款短信让她越发身心疲惫。她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和“惠分期”签了合同,但是看到账单7500元,猜到应该是那部手机惹的祸。六七月的日子让她觉得熬不过去,实习刚开始,她分不出一点时间去打工赚钱还债。  
催还贷款的短信息  
手机的月供,她只能借钱去还。9月份,她交了800元的实习费后再拿不出一分钱去还月供,通讯录里能借的人都被她借光了……于是,就有了上面的事情。最后,李玉玉选择了报警。  
退不掉的手机  
和不得不做的“兼职”  
“我是周口郸城一高毕业的,就是那个每年能有几十个上清华北大的高中。”杨玉玉每次说起自己的母校都带着骄傲,“我高考失误了,只比一本线高出20分。”  
2014年的高考,他没能考上理想的大学,这对他来说是个不小的打击。杨玉玉的父母在郸城经营着小本生意,他还有个妹妹刚上初中,每年全家人的收入加起来不超过5万元。杨玉玉从上大学开始,就想着怎么能为家里减轻一些负担,QQ里加了好几个大学生兼职的群。  
今年四月的一天,杨玉玉收到了一条焦作学生兼职群里的消息“招学生兼职代理免费送手机,不以任何形式收取费用”。“不以任何形式收取费用”这一条让他动了心。要知道,他以前做的兼职很多都是要先支付押金的,就连发个传单都要交200元。  
杨玉玉立马向发广告的女生询问了公司的情况,证实的确像广告上说的那样,不收费、成为校园代理还送工作手机。这样的条件让他欣喜若狂,迫不及待地想要得到这份工作。甚至公司跟他说,“会有人给你父母打电话征得同意你兼职”时他还催着父母同意。可当他拿到手机发现是二手机时,一切已经晚了。和他一样情况的姜玉玉,要求退手机,不但没退成,还被当时收集信息的“冒姐”骂:“刚开始就放弃,我要是你爸就抽死你!”  
杨玉玉无法将这个消息告诉家人,1万多元的钱自己扛下来又扛不起。解脱的唯一办法就是拉别人进来,但这样,不是骗人吗?先不说亲戚朋友会不会戳脊梁骨,他都不知道这是不是犯法?他想起自己之前曾得了3000元奖学金,要靠奖学金还债吗?但是明知自己是被骗了还送钱过去不是傻吗?  
8月份,新闻传出徐玉玉被骗光学费身亡的消息。杨玉玉和几个维权的同伴赶紧在群里互相安慰,“千万不要想不开,一切都是能解决的。”然而,看着每天利滚利的账单,杨玉玉依然夜不能寐。  
“老师,你们学校有人传销!”  
最近这些天,洛阳师范学院(简称师院)的刘玉玉总是躲着辅导员走,生怕又被她拦下来问东问西的不知道怎么回答。想起那天在维权群里见到自己的辅导员,还真吓了一跳。刘玉玉这才知道,维权群里的一个男生给辅导员打了电话:“我直接就跟你们辅导员说,老师,你们学校张静静搞传销诈骗!”  
这男生不是师院的,刘玉玉并不认识他,只是在群里互相吐露心声的时候知道,他是找兼职被跟自己同年级的张静静带进创途的。背了一万多元的债,却突然被踢出了群,如今只能自己还钱。“我问她为啥把我踢了,她说‘三个月没出单,这样的人公司要你干啥?’”男生在群里气愤地说:“当初明明合同说得好好的,出不了单,认真做日报就给底薪,现在说踢就踢!用我的钱给我发工资,还嫌我没用?这不是传销诈骗是啥?”  
刘玉玉有些庆幸,十月初组建了这个群。当时只是拉了几个在创途工资群里敢说话的刺儿头进来,互相吐槽被压榨的经历。没想到这一聊,大家却有了一个共同的想法:我们是不是被骗了?  
刘玉玉从头到尾合计了一下,做创途代理的时候自己要的是一部当时市价4300元左右的三星S7手机。按照创途的算法,月供为500元,这部手机要分24期,也就是12000元。于是按照创途的要求在分期乐上买了一部苹果6plus并提现了4700元给公司。照合同的说法,招一个代理或者认真做日报,每月有500元的底薪,上学之余做两年兼职赚个手机还是可以的。但是如果这个底薪没了……刘玉玉看看手机上的短信账单和被扣光的工资才醒悟,自己确实被骗了。  
刘玉玉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找到副主管——同是师院学生的张静静,朝她一通大骂。刘玉玉想从她脸上找到愧疚,然而让他失望了,这个能把自己室友、朋友都拉下水的女生,心理素质是如此的强大。她淡定地说:“当初你们进来都是自愿的,你们不出单公司也骂我。你们让我很为难。”  
10月15日,刘玉玉赶一大早的火车到郑州,和群里维权的其他小伙伴会合,到未来路派出所报警。光是跟警察解释案情经过就花了三四个小时。刘玉玉看着警察愁眉苦脸的样子,心中了然:这套路,不是自己经历,真的很难理解。  
从派出所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9点多了,夜深雾重,但此时刘玉玉心中却终于燃起了一丝希望。  
创途用了7步  
让大学生自己“挖坑”往里跳  
今年9月份,西北民族大学教师侯迪在网络上向记者反映,近两年学校防骗主题的大会小会开了许多,但是每个新生班里还总有八九个因为兼职而背上上万元贷款的学生,而且报案也没用,这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兼职和校园贷,这两者看似毫无关联,又究竟是怎么让一拨又一拨学生成为“套中人”的呢?  
实名举报  
维权学生来自全国多地  
其中河南高校22所  
10月,微博上认证为“2015年度全国百名网络正能量榜样微博区域媒体人(郑州)”@巅峰倦客的爆料让记者的调查有了突破进展。  
@巅峰倦客从今年5月份开始,发布多篇微博爆料郑州创途电子商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创途)“以兼职名义盗用学生个人信息贷款并涉嫌传销”。@巅峰倦客介绍说,他从5月开始收到大量学生举报创途的私信,这些学生已经超过百人,并组成了维权群。  
记者从维权QQ群中拿到一份不完全统计的实名举报名单,发现有来自甘肃、山东、河北、湖北、东北三省、贵州等全国多个省市的学生81名,几乎都是大一、大二的学生,平均年龄不超过20岁,每人被贷款金额1万元左右,其中河南学生有35个,包括河南中医药大学、郑州轻工业学院、河南理工大学、洛阳师范学院、焦作大学等22所高校。  
据了解,目前维权学生已经组成多个维权群,最大的一个有117人。本人也是创途代理的大学生卢玉玉介绍,每天还会有新的维权者申请加入,但考虑到无法核实新加入者的真实身份,她只能拒绝。10月15日,卢玉玉组织学生们报警,目前已提交报案材料140余份。  
创途是谁?  
记者查看了创途的官方网站,网页很有大公司的模样,然而记者按照网站上的座机电话打过去,一直被提示“关机”。而从“天眼查全国企业信息查询”中看到的企业电话,竟然缺少一位数字。  
11月8日下午,记者来到创途公司工商注册信息上的地址,惠济区花园北路波尔多小镇(现名弓庄新社区)A区21栋302号。因为信息上单元号缺失,记者只好依次走访了21号楼的三个单元。结果发现2、3单元为自住房主,1单元是两三月之前搬进来的某单位宿舍,这三户都表示没有听说过创途。  
5月份被“攻击”后的创途,马上在微博发布了声明,称自己是“是一家专注为中国大陆高等院校在校大学生提供兼职赚购、分期消费服务的电子商务公司”,并称网络上质疑该公司的言论,是“部分员工不能完成公司要求的业务发泄不满、歪曲事实”。  
然而,令人感到奇怪的是,与此同时创途私信了@巅峰倦客,询问他“帮我们转发一条微博多少钱”。此后郑州创途的微博再没有更新过。  
前不久,@巅峰倦客又爆料,“南京亿融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法人是郑州创途的股东之一,但目前还没有关于南京亿融的维权信息。  
据大学生刘玉玉介绍,创途的管理层分为四级。公司的股东之一张鸿铭接到任务后,分给股东冒倩雯等主管层人员,继而再分配给张静静等校园里的副主管层,之后再分配给一般代理学生。创途与代理之间的关系,全部维系在三个群上:一个工作群用来发布工作任务,两个工资群用来发放工资。  
冒倩文等主管人员对群的管理相当严格,如果在群里说“骗人”“传销”等关键词,就会被秒删。“我刚进去的时候群人数是490多人,每天群里都会提示有几个人加进去,但是人数始终都是490多人。”刘玉玉说。  
冒倩文,就是记者在采访中反复听学生提到的“冒姐”。她以“公司人”的身份收集学生的信息,但成为代理后,她不会直接管理,而是让学生去找所属的副主管。  
手把手教你自己挖坑埋自己  
焦作某大学的学生杨玉玉介绍,5月份的微博风波后,创途的模式变得相当复杂而严谨。之前的学生按照创途的提示提交个人信息,并没有自己注册分期贷款网站,也没有签过任何合同。只知道所谓的“免费送手机”并非免费,而是用“拉人头”来代替。有些学生拿到手机后发现手机是二手机,就要求退货不做了,但结果是被骂一顿后拉黑。  
一个月后,收到分期平台的催债信息,登录一看才知道自己被人盗用了信息贷了款。而贷款电子合同的签名栏里显示的也不是他们自己的签名。  
微博风波之后,创途发布的一系列招代理的规章制度、代理合同、底薪考核制度看起来非常正规。但这不能让记者完全理解学生到底是为什么自己把钱送到别人手里的。经过多次沟通和反复梳理,记者终于明白了其中奥秘:  
1.学生通过网络知道可以做电子产品的校园代理。之后,公司的人告知,不拿产品不能当代理,拿产品成为代理需要办理分期月供500元左右,每月出一单或做日报替公司宣传,底薪500元,每招一个代理提成580元。  
2.学生提交资料让公司审核。除去家庭信息、学校信息、身份证、学生证、手持证件照以外,还需要学信网信息及密码、手机服务密码等信息。同时给出电子合同让学生打印签署。  
3.学生选择产品后,公司会给出一个分期数。要求到指定的分期平台注册,购买苹果手机一部,如果不够分期×月供的金额,就会让学生贷出现金交给公司补差额,其间,发给学生一套问题答案,让学生在有人打电话核实信息时照着念。  
4.让学生把买回的新手机和打印签好的合同寄到指定地点。而公司把学生之前挑的产品寄回给学生。  
(此时,记者产生了疑问,既然已经自己买了为什么还要寄过去再换另一个?而且,分期数×月供后的费用要比手机本身贵得多。以学生刘玉玉要的三星S7为例,要分24期,算下来要12000元,这显然不合逻辑!刘玉玉解释说:“因为学生们想要的是工作,而不是手机。”)  
5.学生收到手机,却不见合同的踪影。收到的手机是被激活的二手机或官换机,市场价不过2000~3000元。  
6.此时要求退出已经退不了,要么被踢出群,要么做代理。被踢的与创途失去联系,自己还债。做代理后按照培训内容开始宣传招代理,或者注册足够数量的APP,否则拿不到底薪,还是自己还债。  
7.需要注册的APP均是贷款、证券类需要手持证件照或视频等极隐私的信息注册,风险很大,学生根本无法推广。如果按照之前合同所说做日报拿底薪,到发工资时,就会被告知不符合要求。最终发现,想要拿到底薪只有“拉人头”一条路走。  
这一套流程下来,学生最后得到一部二手手机,却赔了上万元。创途得到了一部新手机,还有学生补差额的现金。刘玉玉感慨道:“我走过最长的路,就是创途的套路。”  
分期平台扮演的角色  
据杨玉玉介绍,在提交资料时,创途的工作人员告诉他,公司要对资料进行审核,会有人打电话向他核实信息,还会给他父母打电话询问是否同意兼职。“当时我接到电话,那边也没说是谁。我以为是创途的人呢,就按照创途给的问题答案说了。后来收到了‘慧分期’的账单才想明白,那时候的电话可能是校园贷分期平台的人打的。”  
慧分期、分期乐、爱学贷、名校贷、名优数码等校园贷分期平台,是创途经常让学生购买产品的指定平台。刘玉玉曾问过创途为什么要通过分期平台,创途当时的回答是:“因为公司是小公司,没有分期还款平台,所以要借助第三方。”  
“这个第三方,学生如果没有及时还款,就会接到威胁短信、电话,甚至利用个人信息进行名誉诋毁打击报复。”刘玉玉很担忧,“所有的资料都在创途和这些分期平台手里,他们想做什么都可以,太可怕了。”
发布时间:2019-02-19 点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