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兼职岗

揭秘武汉大学生兼职模特

兼职类别:兼职故事

1.jpg 

揭秘武汉大学生兼职模特  

大部分美女以兼职的形式,游走在城市的各个舞台上。她们也许就住在某栋普通的公寓,或者淹没在汹涌人潮中,一旦经纪公司或个人发出邀约,只要时间合适,她们会面目鲜活地出现在不同舞台,展示自己的个人魅力。  

美,且有才  

7月4日是个雨天,晚上8点,天渐渐黑了。  

推开面前的蛋糕盘子,王琳琳从沙发上站起身,一米七三的个头瞬间吸引了咖啡馆里其他客人的目光。邻桌坐着几个年轻男子,看着这个从旁经过的美丽女孩,眼中闪过惊艳。  

没有理会身后的窃窃私语,王琳琳快步走到门外,顺手把长发拢在耳后,撑伞走向旁边的武昌东亭地铁站,点缀着小绿花的白色连衣裙未及膝盖,修长的双腿与雨幕交织,像一幅优雅的画。  

类似的注目礼,王琳琳已经习惯,被人当街要电话号码的经历也很常见,美女就是一道风景,这一点她早已从自身得到印证。  

这个地道的武汉妹子,是武汉体育学院播音主持专业的大三学生。不过,她的面孔也许很多人并不陌生,可能是在地铁站的旅游节目上,或在某个衣香鬓影的晚宴活动上,或在知名内衣的宣传册上,也可能是在湖北小姐、中华校花的比赛现场。  

这一切的背后,美貌是显而易见的资本,不过,主持节目或晚宴,还需要智慧的支撑。所以,王琳琳更愿意听到别人评价她是“有才气的美女”。  

在江城,究竟有多少像自己这样的美女,把良好的外部条件变为资源,获得相应的报酬,王琳琳说不清。经营美丽事业的武汉一大型传媒公司出品人方奕给出的答案是:成千上万。此前,他曾晒出一张截图,显示微信号上关注的好友数目超过6000人,而这里面绝大多数是美女。  

江城美女经济运营现状,在王琳琳的手机里也可窥一斑。每天,她都可以从微信好友及朋友圈中,知道最近哪里有活儿,比如某个楼盘开业需要礼仪小姐,某个品牌的车展需要模特,某个商家需要代言拍摄等,地点也不局限于武汉,有些还在省外。  

一旦觉得自己的时间和条件符合某个活动,王琳琳会把PPT简历发送过去。“赚点零花钱。”尽管以她的家庭条件,并不需要她如此辛苦。  

被星探盯上  

3年前,王琳琳从武汉市一所重点中学进入武汉体育学院,这个瓜子脸、大眼睛的女孩开始自己的赶场生涯。  

读大一时,她就是某品牌内衣的签约模特,看着宣传册上穿着性感内衣的女孩,慵懒中不失清纯,她发现自己有很多面可以挖掘。每周两到三次的拍摄,让她逐渐学会在镜头前表达自己,微微冷酷的侧面更有感染力,又不至于抢走商品的风头。  

大一暑假时,王琳琳去广东电视台实习。一天,在返回住地的公交车上,她被一名男子搭讪。男子自称是一家文化传播公司的人,看她青春漂亮,邀请她去面试加盟,可以提供很好的平台,无论是做平面模特还是专业发展。  

遇到星探了。抱着玩票的心态,她前去面试,所有考核都顺利通过。面试官希望她签约留在广东,做一个新电视节目的主持人。考虑到学业未成,父母还在武汉,她拒绝了。如今,这家公司在广东发展得风生水起。  

这段经历,让王琳琳更添自信,后来的一些经历,就像老掉牙的故事。她在汉街逛街,看到湖北小姐的海选活动,冲着泰国游的诱惑报了名,一路成了亚军。然后,她成为传媒公司的储备美女资源,参加中华校花大赛。  

展示美丽的同时,获取相应报酬,青春无敌被王琳琳运用得炉火纯情。“穿着警卫制服的漂亮校花,一出去全是一米七几的个头,动作整齐赏心悦目,足够吸引眼球。”她们的中华校花“锦卫队”名声渐响,商演、庆典、节目制作、微电影等都有涉猎。  

不过,王琳琳最喜欢的还是主持。大二时,她曾在长沙参加新丝路模特的选拔活动,主持人突然来不了,她临时顶替上阵,表现却令人惊喜,此后便经常被邀请去外地主持。  

收拾得漂漂亮亮,出现在舞台上,绽放才华和光芒,这是王琳琳对自己的美丽定位。  

“包养”传闻  

实在无法把眼前这个笑容明亮的女孩,与鞋城宣传册上那个冷艳成熟的女孩划等号,前段时间,王琳琳的大幅广告画像出现在襄阳、黄冈的街头巷尾,这样的代言显然更有成就感。  

这种赚零花钱的活儿,靠的是父母基因,但王琳琳一直小心瞒着家里人。爸爸是公务员,并不希望她走入那个复杂的世界,担心她受影响。  

不过,爸爸还是被辅导员叫到了学校。大一时当某品牌的签约模特,一周要去好几次,看她待在学校的时间少,再加上拥有苹果手机、电脑等高级电子产品,“她被大老板包养了”的传言在班上闹得沸沸扬扬。  

“幸好我爸爸来了,否则要一直被冤枉。”漂亮女生就是不劳而获,这种习惯性思维让王琳琳哭笑不得。  

有时候,美丽也是一把双刃剑。  

当中间人说出“陪睡”这两个字时,电话这端的王琳琳愤怒了。在这个圈子摸爬滚打了一两年,她早已知道一些龌龊的存在。  

这是一个山西的服装老板,想找一个美女代言产品拍宣传片。王琳琳按照惯例提供了自己的资料,中间人告诉她,对方在一大堆美女中挑中了她,随后老板的下属给她打来了电话。  

条件很优厚,代言拍摄的服装按件算,在武汉差不多是几十块钱一件,老板愿意给她每件加20元,每次拍一到两天。“一天可以拍100多件,这个价格下来,每次拍摄能多挣两三千元。”  

王琳琳很高兴,但她没有忽略那名下属有点支吾的语气,他热情地邀请她每次多呆两天。“感觉有点怪怪的。”她很有礼貌地拒绝了,表示按合同办事。  

于是,第二次的电话沟通中,那名下属明确表示:“我们老板看上你了,如果愿意多留两天,马上签约。”没有客套,王琳琳直接告诉他:“你找错人了。”  

之前,王琳琳还参加过一个豪车品牌的活动。由于这种豪车一般采取会员制,都是小包场,出席的人非富即贵。活动快结束时,一个不认识的人偷偷找到她,说活动结束后某位老板还有个聚会,要她一起去吃个饭,玩一玩。  

王琳琳告诉对方,参加活动都是提前约定好的,这个聚会之前没说就不能参加。过了一会儿,对方又找来说“费用可以谈”,她干脆说有事。事后,几个一起离开的女孩一聊,原来大家都被私下里找过,而同来的人中,有人留下了。  

“如果在正式活动前,有人来找着说这事,我会直接走人。”她曾以这样的行为,表达过自己的态度。  

楚天都市报副刊讯本报记者贺俊实习生杨开妮许佳上接  

拉黑56名“好友”  

打开手机里的微信朋友圈,黑名单一栏里,五颜六色的图像占满了屏幕,上面显示有56个人。“以美女和经纪人居多,道不同不相为谋。”提起这个,王琳琳略有伤感。  

她与一些经纪机构或经纪人保持着联系,微信朋友圈是平台之一,一旦有活动通告,她可以直接联系抢单。不过,有些活动一旦变了味,她会拉黑这个活动经纪。  

前段时间,有个车展活动的联系人找到王琳琳,直接说明了要尺度大一点。在车展走了几年秀,所谓的大尺度,就是尽可能地暴露,有些公司甚至以此为噱头,吸引观众视线。  

“我没那条件露,谢谢啊。”参加一天车展的酬劳在千元左右,大尺度的话,费用会翻倍,王琳琳没有答应。车展那天,她的朋友圈被刷爆了,满屏都是那个大尺度的车模。  

车模穿着一身带钻的纱衣、丁字裤,一靠到车门上,臀沟都露出来了,重要部位若隐若现。  

看了这样的画面,王琳琳有些无力。总有些人不爱惜自己的羽毛,让美女这个词变成贬义,而介绍这种活动的经纪人太过注重利益。事后,她拉黑了这个经纪人。  

在这条路上,诱惑实在太多。看着一些女孩在朋友圈里晒着名贵的汽车、皮包、手表和衣服,王琳琳总是摇摇头。对方忽然有这么多钱买奢侈品,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  

她与很多朋友渐渐没了共同语言。一次在微信群里聊天,说起空姐海选,有人说:“报空姐干嘛,现在有钱人都坐私人飞机了。”看到这样的朋友,她总是觉得惋惜,然后悄悄将对方拉黑。  

钱不多,不缺钱  

周末的活动以主持居多,周一至周五接到的活动以晚宴、走秀为主。基本上,王琳琳的生活被上课和活动分割了,多的时候,一个月能接五六场活动,有时还要赶到外地去。这样的赶场生活,并不轻松。  

正规的经纪公司,组织活动比较成熟,基本上会提前做好准备,王琳琳所要做的就是按时出席。遇到一些组织性不强的经纪人,她还得自己准备衣服、鞋子、配饰,甚至自己梳头、化妆。  

每一年都有新生来武汉上学,再加上不断流动的美女,王琳琳的压力也很大。武汉的活动层次和频率,不如北上广等一线城市,一个机会多人抢。  

就拿她最擅长的主持来讲,经纪人会从中抽成,拿到手的只有大几百元,往往活儿一来,好多人在群里抢。  

因为经历丰富经验足,王琳琳的主持费用都在千元以上,很多活动主办方都是她的回头客。“价格就是身价,如果自降身价,永远在低价漩涡里打转。要少而精,不要多而滥。”  

好的时候,王琳琳一个月能拿到七八千元,少的时候也有三四千元。“家里每月都打生活费,不缺钱。”不过,她想尽己所能,买自己喜爱的东西。  

蓝白色调的高中生校服,光影流动间的程一凡,清纯仿佛与生俱来。可能是因为在武汉音乐学院学声乐,她有一种沉静的小清新气质,在活跃度较高的美女中,是一种另类的存在。  

168厘米的身高,似乎和模特有点距离,程一凡对自己有着清楚的定位,只接一些正规的歌唱类活动,一来发挥自己的专业优势,二来当锻炼舞台经验。此外,就是一些摄影馆的小清新类型的平面拍摄。  

这样一来,机会就没有王琳琳多,一个月差不多能有3场活动,费用在300元到1000元之间,她把这当做玩,没有什么心理负担。  

她很小心,接活动前都会问清楚具体做些什么。“如果要求拍性感的,我会拒绝。”她小心地在自己周围画上一道保护线,这些活动只是她的展示舞台,未来她的目标是一名音乐老师。  

只要青春,就是美丽  

有阳光的地方总有影子,仅靠美貌,来钱显然没那么快,有些美女成了外围女,借助身体优势赚钱。“她们扰乱了市场,也带来了偏见和误解。”  

之前,有个拍杂志封面的活儿,王琳琳参加了。可是过了很久也没有回音,她联系经纪人问选片结果,被告知另一名美女琪琪代替了她。“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板直接定的。”  

事后,她才听朋友说,琪琪是外围女,只要花钱就能搞定。对这样的美女,王琳琳只能怒其不争,她对自己的未来有着明确的规划。  

美貌不是一切,即便是做一名平面模特,也不仅仅是会摆POSE,或者会走秀就成,要有功底,理解自己所要表达的内容,否则根本走不远。  

王琳琳已经决定考研,她想成为一名有内涵的美女。“我们也有很多正能量,不管怎么说,美貌可以被利用,但不能被依靠。”  

企业的商业活动需要美女拉动人气,美女形成资源优势。不过,江城较为活跃的美女仅有500人左右,虽然有些经纪公司也和一些美女签约,比如做专业的淘宝模特,但数量很少,据业内人士估算,这样专职美丽事业的美女不到一成。  

大部分美女以兼职的形式,游走在城市的各个舞台上。她们也许就住在某栋普通的公寓,或者淹没在汹涌人潮中,一旦经纪公司或个人发出邀约,只要时间合适,她们会面目鲜活地出现在不同舞台,展示自己的个人魅力。  

机会太少了。方奕不止一次感叹,秀场和活动的短缺,让这碗青春饭当不得长久事业。在武汉,活跃的美女队伍以学生为主,新鲜血液也很多,却因为机会少导致费用被压低,甚至发生一些潜规则,他希望江城美女经济的发展是良性的。  

毕业后,大学生美女们普遍会有一份正式的工作,很少有人以拍片和走秀为业,除非各方面条件允许,还可以玩一下票。以此为业的多是车模、平面模特等本身就需要美丽的职业,但年龄是无法逾越的障碍,转行当空姐、董事长秘书、主持人的大有人在。

发布时间:2019-01-29 点击次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