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上兼职岗

白天做英语老师晚上做服务生 男孩为圆大学梦日夜兼职

兼职类别:兼职故事
白天,他的身份是一名兼职老师,给三到六年级的孩子们上英语课。到了晚上,他又变成百乐门KTV里的一名服务生,一天睡不到5个小时。这么拼命挣钱,就是为了能凑齐上大学的学费,枣庄普通高中毕业生孙启萌,正用自己的努力,向着大学梦想一点一点靠近。
 
  男孩为圆梦 一天打两份工
  
  早上7点,同住一个小院的其他合租者还没起床,孙启萌就已洗漱穿戴好,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从上午8点半到11点半,下午2点到4点,他在台儿庄一体校辅导班里当英语老师,所教授的对象是三到六年级的小学生。“我一天上六节课,孩子们都特别喜欢我,每到放学都拉着我不肯让我走。”
  说起上课,这个19岁少年的眼睛里写满温柔和自信,而他之所以能得到这个工作机会,也正是由于他的这份自信。“6月27日到7月4日,我帮这家辅导班发传单。招生结束后,我就跑去跟负责人说我想当老师,他们还笑我说‘高中生行吗’,我就说让我讲一节课试试,结果到了下课时间孩子们都不肯走,他们就点头让我留下了。”孙启萌笑着说。
  下午上完课,孙启萌一般买个菜煎饼,随便吃点就骑着摩托车,去打下一份工。从晚上7点到凌晨1点多,他在当地的百乐门KTV里做服务生。“我们的领班人很好,他怕我有的事应付不过来,就从不让我进房间,只让我做打扫卫生、送酒、递话筒之类的工作。”孙启萌说,刚到KTV时,其他侍应生问他以后想做什么,他答想做大学教授,所以从此同事们都叫他“孙教授”。
 
  一天睡不到5个小时
  
  记者在枣庄台儿庄泥沟镇良庄村第一次见到孙启萌时,他穿着白衬衫和西裤,扎一条红腰带,穿一双黑皮鞋,因为天气太热,衬衫的领口胡乱敞着,整个人看起来既成熟又古怪。事实上,近一个月来他一直都是这副穿着。“这是KTV统一给买的工装,钱要从工资里扣,工作时间太紧,我来不及换衣服,就一直这样穿着。”孙启萌说。
  孙启萌打工的地方在台儿庄城区,为了工作方便,他在市里租了一间屋子。房子很便宜,一个月房租只要200元,但相应的设施也格外简陋,六七平米大的屋子里只有一张床,一台电风扇,还有两把椅子。夏天很热,但孙启萌从不失眠,因为凌晨2点才能躺在床上,到了7点又要起来——一天只能睡不到5个小时的时间,睡眠变得格外珍贵,哪怕蚊子咬的他身上满是红包。
 
  “为挣钱,爹妈比我更累”
  
  一天只睡5个小时,打两份工,这个年仅19岁的少年就不累吗?“其实我也累,但累的同时,有些东西可以激励你继续累,有些东西比舒服更重要!比如说领工资的时候,或者是你做的好,别人夸你的时候,比如说教小学生时他们舍不得你走的时候。”孙启萌说。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孙启萌的父亲智力有些问题,靠干苦力挣钱养家,母亲患有遗传性精神疾病,无法劳作。但在母亲身边,孙启萌总是乐观开朗,充满能量的,只有等到晚上回到出租屋里,这个瘦削少年强撑的肩膀,才肯垮了下来。
  “我上高三的时候,我爸呵斥我妈,说‘你儿快上大学了,家里一分钱都没有,你不出去挣钱,在家里只知道花钱!’,他就把我妈支出去了。我妈有病,只能帮人家在地里干点儿活,她出去了三个月,回来时就瘦了一大圈,我都快不认识她了。”说到这里,这个一直乐观的男孩再也无法抑制自己的泪水,“你没见我爸,我爸晒得可黑可黑了!我不感觉累,因为我爸妈比我更累!我爸爸一天也做两份工作,从早上五点到晚上九点。”
  在今年的高考中,孙启萌的成绩是理科618分,他报考的是大连理工大学盘锦校区。如今,他每个月靠打工能挣两千多块钱,就是想让爸妈少出一份力的同时,离自己的大学梦再进一步。
发布时间:2019-01-29 点击次数: